为何马来西亚没有 MeToo?

  • 作者:
  • 2020-01-04
  • 453人已阅读

「#MeToo运动」最初是由美国黑人女性Tarana Burke发起的运动,主要目的是让女性知道——尤其是年轻的有色人种女性——被性侵和性骚扰的她们并不孤单。十年后,Alyssa Milano再次将此字眼带入人们眼里,呼吁大家不应对性侵和性骚扰保持沈默,应勇于说出自身经历,让人们知道性侵和性骚扰是非常严重却又长期被忽视的问题。

Alyssa Milano此举加上早前好莱坞知名制作人Harvey Weinstein被揭发涉嫌多起性侵和性骚扰女性事件,许多倖存者(survivor)因此被赋权,纷纷在社交网络以#Metoo述说遭性侵和性骚扰的经历,最后成为一场全球性的运动。

不仅西方国家有许多倖存者使用「#MeToo」述说自己的经历,亚洲国家也有。香港田径运动员吕丽瑶,透过 #MeToo 揭露自己12、13岁时曾遭教练性侵,中国旅美学者罗茜茜也通过#MeToo举报博士导师陈小武在求学时期性骚扰她,最后查证陈小武确实有性骚扰行为,因此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撤销教职。

当国际上 #MeToo 运动如火如荼时,马来西亚的#MeToo呢?

马来西亚当然也有#MeToo,只是未如上述国家般爆发出连串事件。虽有倖存者在社交媒体通过#MeToo述说被性骚扰或性侵害的经历。但相较其他国家,#MeToo并没有在国内引起巨大涟漪。许多人会写上#MeToo以示与倖存者同在或赋权;也有人不愿通过社交媒体这个平台公开经历,只放上#MeToo以表明本身也是倖存者。

因为公开述说经历,都需要经历一番挣扎。不仅担心被质疑为何这时才说出来,更担心遭到亲友和网民攻击,如「想太多」、「太过敏感」、「穿着性感」等谴责受害者(victim blaming)的言论。

《透视大马》日前访问了三名通过#MeToo述说经历的倖存者,我也是受访者之一。 受访者都表示必须经历挣扎,才能公开经历。其中一名倖存者彼得,就被质疑身为年轻(有力气的)男生(认定倖存者必然是女性),不可能遭遇性骚扰或性侵害,甚至认为一定是在倖存者「自愿」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这些言论正是#MeToo运动无法在马来西亚引起巨大回响的原因。去年十月在华语圈也爆发了一起疑似性骚扰事件。某位男士在脸书贴了一张女上司的照片,并写上「这条裙美到让人想剪去小小的肩带」。之后一名女网友从脸书看到后,指责这是一种性骚扰行为,随后引发各方讨论和骂战。

*你对这篇文章谈的议题有其他想法吗?我们非常希望收到您的投书,请寄至asean@thenewslens.com,主旨处请注明,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