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行政院取消军教免税掌声

  • 作者:
  • 2020-01-04
  • 975人已阅读

<><>行政院日前通过「所得税法修正草案」,删除军教薪资所得免税优惠,预计长久以来备受争议的军教人员免税政策可望终止,从明年起,军人与国中小学老师通通都要缴税,约三十五万现役军人及中小学教职员受影响,可为国库增加160亿税收。

<><>军教免税,就是最典型的视个人职业而给予的租税特权,当年实施,或许有其历史背景环境,而今军教人员既不再低薪与低福利,却继续维持其免税,既不合时宜,亦不符合量能课税的基本精神,违反社会公平正义。以致于多年来取消军教免税成为民进党每逢选举必然提出的课题,执政后却没有魄力推动税制改革。

<><> 此次,行政团队有勇气推动军教人员免税政策确实令人耳目一新,但为降低军教行业对此政策的反击与抗拒,愿意从国民应尽的权利义务出发,相关的补助设计与配套措施政府仍需积极与利益团体订定与协商,并将取消免税后的配套措施予以法制化,降低法案通过的阻力与实施的困难度,并为政府、军教人员争取良好的社会观感。

<><> 以行政院这次通过的相关方案为例,教育部与教师会协商后,未来教师缴税的课税所得将用在幼教及国教改善,包括补助约聘教师及行政、辅导人力、调增国中小幼稚园导师费、降低国中小授课节数等方案,其中导师费预计从现今两千元调涨至四千元。然国防部为免纳税后影响到实质所得,却研拟调高志愿役勤务加给,使得军人课税只是形式上的做法,军人不因需缴税而有实质的损失,换句话说,就是「课多少、补多少」,将军人缴交的税金以提高「职务加给」等名义,重新发还给当事人。

<><> 相较于教育部回馈于校园的作法,国防部就显得过于狭隘,如果能提出诸如加强偏远单位之基础设施或娱乐设备、进修方案等作法,岂不是会有更佳的社会观感?也无法真正落实社会的公平正义,军人也将永远被污名化,希望国防部能审慎思考。

<><>笔者认为,取消了军教免税的制度,最大的意义在于取消职业别的特殊「优惠」并恢复租税公平性。然军教免税争议十多年,不论国民党或者民进党执政,为了军教庞大选票,皆没有魄力进行税制改革,行政院此时此举敢大刀阔斧的推动确实值得社会大众高度的肯定与支持,不仅为赋税改革迈出实质的步伐,更是民众对马团队执政魄力肯定的试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