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时报社论核四公投切莫变成「摸黑」或「激情」公投

  • 作者:
  • 2019-12-10
  • 713人已阅读
工商时报11日社论全文如下:  

 执政党立院党团拟提出核四公投案主文:「你是否同意核四厂停止兴建不得运转?」引发各界议论。执政党更进一步想走公投法第16条的巧门,迴避公投审议委员会的审查;以其在立法院的多数优势,此提案应能正式成案。执政党的算计在于,本案主文包含兴建与运转,若本案因投票率无法跨越门槛而被否决,则核四不但可以继续兴建,也可以「依公投决议」顺利运转。先前两位地方政府首长朱立伦、郝龙斌信誓旦旦保证「没有绝对安全,绝不允许运转」,也等于是空谈。这样的公投主文凸显执政党的机关算尽。 

 核四公投原本是在野党炒作的议题,由于公投门槛高,在野党也不真要让此议题付诸公投。那知台大政治系教授出身又有学运背景的江宜桦院长顺水推舟、将计就计,让核四成为公投议题,并由国民党立院党团搭配演出,反将在野党一军。更因公投法第33条第1项后段规定「有关公共设施之重大政策複决案经否决者,自投票结果公告之日起至该设施完工启用后8年内,不得重行提出」,使其「后座力」效果长达8年。江内阁与前任陈内阁的格局、布局真有天壤之别。 

 然而,执政党虽然佔尽优势,却也必须自导自演一场荒谬剧。由于核四已经在施工中,属于执行中的重大政策,从而只能适用公投法第2条第1项第3款有关重大政策之「複决」。亦即执政党的立院党团与行政院之间必须互相唱反调,才符合公投法的「複决」精神。如此一来,在政策上国民党立院党团与国民党执政之行政院必须立场相反。若以西方民主国家而言,自己党里「内鬨」,就形同在党里倒阁,否则就是贻笑大方的政治闹剧。 

 荒谬的是,由于提案人是国民党立院党团,反对提案的是行政院。依据公投法第21条规定「公民投票案成立公告后,提案人及反对意见者,经许可得设立办事处,从事意见之宣传,并得募集经费从事相关活动…」,因此将来的戏码,在野党因为既不是「提案人」也不是「反对意见者」,连插手「从事意见之宣传」、「从事相关活动」的空间都没有。 

 更令人担心的是,因为「提案人」与「反对意见者」属同一政党,将来极可能由国民党立院党团做球给行政院,以致「意见之宣传」与「相关活动」很可能变成「核四续建说明会」,则全国民众只能听到一面倒的宣传,对于民众所疑虑的「核安问题」、「核废料处理问题」、「核四建厂缺失问题」,甚至背后的「非核家园议题」等,在意见宣传与相关活动中可能被轻描淡写,不能让所有的真正「相关」问题得到完整说明;如此就形同让全国百姓「摸黑公投」。 

 在野党及反核团体、环保团体等,若因受限于公投法的上述规範,以及执政党可能的技术性干预,以致无法畅所欲言,可能转而使用体制外活动,表述其意见。我们担心的是,当争议双方无法得到公平的陈述意见机会时,被压抑的一方,很可能会从理性诉求,转为非理性抗争,强烈表达其诉求。从而,核四公投之意见宣传可能成为双方的激情诉求。这种「激情公投」,也是我们所不希望见到的。 

 为避免核四公投成为「激情公投」或「摸黑公投」,我们提出下列建议:第一,执政党要有宽阔的胸襟,公投案主文不要「运转绑续建」。因为依照现行公投法投票率的高门槛,核四续建被封杀几乎是确定,执政党不要「得了便宜又卖乖」,把「运转」也夹带进去。让人觉得执政党机关算尽,也让执政党内两位重要地方首长的保证破功,对执政党2014年及2016年的选举,势必得不偿失,建议对公投案主文内容进行朝野协商。 

 其次,本公投案之「提案人」若只是提案之国民党立院党团,则未来只有国民党立院党团与行政院得依公投法「从事意见之宣传」与「从事相关活动」。在野党没有公投法保障的活动空间,势将引发后续强烈反弹与非理性抗争,以致形成「激情公投」。建议将提案人从宽解释为「立法院」,让在野党也得依公投法宣传停建核四。其实公投法第16条无论在内容意义或同条第二项文字「立法院之提案」,已可解释即使只是执政党党团提案,既经立法院院会通过,提案人就应是立法院,则任何政党都可成为公投案之正方。 

 最后,建议本公投案反方之行政院应设置网页专区,回应朝野各界所提各项问题。包括核四停建与台电破产之相关性与可能性、核四发电对经济发展之必要性与重要性、核四设计建造运转之安全性与可靠性、相关替代能源之配合性与可行性等,凡此都应提供完整、确实资料,充分化解各界疑虑,才能避免在资讯不足下形成「摸黑公投」。